天主教学术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61|回复: 99

对迷糊网友的致歉声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7-28 11: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键分享 一键分享
本帖最后由 修公爵 于 2015-7-28 11:25 编辑

由于本人记忆有误,前几日曾在本论坛说网友迷糊曾因参加某邪教被警方抓获,后经另一网友更正:迷糊并未参加那门邪教,而是在东方闪电巢穴被警方带走。特此更正,并向迷糊道歉!
发表于 2015-8-5 08:3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圣若翰·维亚奈儿时的心目中,“司铎”给他留下的第一印像便是“英雄”。

法国大革命时,将很多神父送上了断头台。一些神父逃到了外地去,有一些签名归属革命政_府,加入“政_治司铎组织”(就如今天中-共培植的爱国会,他们是爱国主教爱国神父。是政_治主教神父)。但在法国各处仍有相当多的神父们愿意忠贞地属于教会,留在堂区为教友们服务。他们因此不得不冒着生命的危险,更名换姓,隐藏起来。白天在农场工作,夜晚去看望教友,施行圣事。就这样,小若翰常偕同母亲和兄弟们在晚上偷偷地去参与感恩祭。“忠贞神父”的集会是在仓库或家庭最隐密的房间里举行,为避免人们告发,门窗紧闭、灯火微暗。就这样,神父献祭、读经、讲道、送圣体。】


【。“是的,这不偏不倚。正是邀请神父们对神职人员活动法宣誓。”他放下信说道:“这是一个严肃的决定,你要特别谨慎!”】

【“这条可恶的法律牵涉到哪些内容呢?】

【将一百三十六个教区重新划为八十三个,每一省为一个教区】

【但问题在这里:教宗将来不再有权力任命、祝圣主教,他的首席权仅限于当信的道理。”】

【“教宗碧岳六世说什么?”“直到目前,他尚未发表任何意见。”“但是大地莉的本堂却应该发表意见了;唉!没有人知道他应该怎样做!”“很简单!”】

【“你可以宣誓;也可以拒绝。如果你宣誓,则继续留任;如果你拒绝,则被迫离职,把堂区让给新委任的人。”】


【如果你不宣誓,收拾你的行李!啊!】

【“在接受祝圣时。我已许下,衷心服从我的主教和他的继位人,听清楚了,也包括他的继位人。所以,我有责任履行主教的继位人要求于我的。”】

【“问题首先在于确定拉莫特是不是里昂教区合法的总主教。”】!!!???


【 但请你为我读一遍要求宣发的誓词。

“誓词如下:我,某某某誓许,尽心照顾我堂区的信友,服从国家、法律、国王……”

“我看不出,其中有什么不好!”

“……并全力拥护由国民议会选举、经国王批准的宪法。”

“啊,这里有些不对头!

怎么办呢? 】


【但若这事真的轮到你头上,你必须做出决定的话,你该怎么办呢?”“我会按照良心指示的去做!”“你的良心告诉你什么?”“只有我做了本堂神父时,它才会对我有所指示!”】

【整整一周,他都在考虑。最后,他找到了一个脱身之计,即决定宣誓,但附有条件:若国家的法律被教宗禁止,宣誓则无效!这是一个好主意,天主一定也会满意的。】——是好主意么?天主满意了么?深思啊!深思!我们就一个灵魂,生命就只此一次,过后就是死亡,审判,天堂,地狱啊!弟兄们!还有无数的教友们的得救掌握在你们手里!



【只有副本堂神父在吃午饭时,摇着头说:“我相信我是不会宣誓的!”】

【“我的良心不允许我提前告诉你!”】——主教神父弟兄们!现在再做决定还来得及,问问自己的良心!摸摸自己的良心!义正辞严么?为了自己,为了教友们的得救;为了圣教会,为了天主的光荣!做决定吧!像那位老本堂一样,现在撤回宣誓,并宣誓服从教宗吧!并靠天主助佑以言以行勇敢的为真理作证,赖天主所赐的爱的力量坚持到底!别忘了保禄的话,别忘了基督借教宗说的话:什么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相隔绝呢?


【等到春天,罗马终于下达了决定。教宗碧岳六世,在一封特别的诏书中,弃绝了法国政_府的决议;并对所有曾宣誓的司铎,在他们未收回所宣誓言时,给予停职处分;相反地,教宗却赞扬了那些拒绝宣誓者。】——我们也相信现在的教宗最终也下达决定,不是为处罚,是为了辨明是非、分出麦子和莠子;其实牧函已经说得清清楚楚!爱国会不合教义,是分裂教会的罪魁祸首,是不合主耶稣建立教会初衷的!还要教宗怎么说?有耳朵的,听吧!

不合教义的爱国会能参加么?许可参加么?参加了一个不合教义的分裂教会的组织是什么性质呢?或者是什么罪嫩?在爱国会内的主教神父们,别再自欺欺人的说:教宗也没要求取消爱国会呀!说这样的话不怕天主定罪么?谁说天主不定罪呢?主不是说过么?我的话要审判你们!我要根据你的每句话定你为义人或恶人!不合教义的组织还用取消么?本来就不该存在,参加了就是背教了啊!

【于是,他动身离开堂区,来到里昂,为向有关当局撤回他的誓言。他受到冷漠的接待,但人们接受了他的声明,并没有质问他更多的问题,只是向他表示他将丢掉大地莉的职位,而总主教将任命另一位不像他那样顽固的、新的继位人。】————现在某些原来在忠贞教会后来找个自以为不错的主意,还以为天主会满意的像爱国会投诚妥协的主教神父们,看看老本堂是咋决定的?像保定的安,邢台的郭等等!


【以后的岁月,老神父不得不隐藏起来,在贫困中生活,同时秘密地执行着他司祭的职务如同其他成千的同事们一样。有一次,他只好逃到意大利,才躲过了断头台。】


【副本堂布隆神父也是一样,很快便轮到他做决定了。你找到了一个适合你的才能、得偿你心愿的堂区。”总主教代表许诺着:“当然你需要先宣誓!”

副本堂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坚定地回答:“不,主教,我感到有责任让你失望;我绝不会宣发被罗马弃绝的誓愿!”

“那么,你也不可能在大地莉工作了!”副主教说道。他也是像他的总主教一样,在宣誓之后,刚开始就职的。

“我不会为那些反抗国家和拒绝服从主教的司铎分配工作!”

“当然,我也同样不会承认任何一位不服从教宗的主教或副主教!”】


【就这样,布隆神父也踏上了艰难、困苦的路程。大地莉堂区的信友都十分遗憾,那些善牧突然放弃了他们,但他们却不明白其中原因。人们在想:已七十岁的本堂神父,可能退休了;而副本堂,总主教或许已将他调往别处,却不知道在哪里!】

【“你们要遵守宪法,做好公民,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光辉的时代。是的,现在我们拥有一个光辉的时代“】

【“那么你们怎样做呢?”玛德惊讶地问道:“你们参加宣过誓的神父的礼仪吗?你们不知道那些好神父都拒绝了宣誓,而宣过誓的已不再是合法的神父了!”】


【“他应该早撤回了他的宣誓;”安伯尔解释说:“这也一定是将他 调走的原因,而换来一位宣过誓的。但教宗是怎样说的,玛德?”“教宗对于宣过誓的神父们宣布了停职处分,这是我们的老本堂给我们讲的:他们没有权利再做弥撒或行圣事,已被圣父禁止,信友也不应参加他们的礼仪!”】

【:“我们该怎么办呢?”“在厄古莉还有些好神父!”姐姐回答说:“他们偷偷地举行礼仪。我们的老本堂因拒绝发誓,也被迫离开了他的神父住所;今天早晨,他在我们家的仓库里做了弥撒。”维亚奈太太目瞪口呆了。“是啊,在仓库里,很多人冒着风险来参与他的弥撒,因为这是被国家禁止的。”“哎呀!你真让我们害怕啊!”】

【“当然喽!”他的妻子肯定地说:“只要是这位神父举行礼仪,我再不会跨进教堂的门槛!”“我一定要找他谈谈!”】

【“神父,你是不是真的向国民宪法宣过誓?”】


【是不是教宗已下令禁止宣过誓的神父们继续施行职务?”

“教宗的权利仅限于在信德问题方面。这是由巴黎的立法议会刚刚决定的!”

“教会的要理可不是这样说的;对你也是一样:重要的是要理。而不是宪法和议会!”

“你不是个好公民”神父带着鄙夷的口气说。

“你呢,则不是一位好基督徒!”】


【“你还很年轻;神父,你的母亲一定还在吧!”“是的,她还活着!”“那么,我以你母亲的名义告诉你:去收回你的誓言,如同你的前任们所做的一样!请想一想,你在接受祝圣时,曾许下对教会的忠贞和服从,而不是对立法议会,他们没有权力解除教宗所禁止的。请想一想圣经上的话:“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条;枝条若与树分离,必干枯而终被投到火里。”】


【“几时你没有撤回你的誓愿,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以及我本人,都不会再迈进教堂的大门。你可知道,这样我们是多么痛苦吗?”她低声地说出了最后这句话。】

【在一个破旧的粮仓里,他们参与了由当地原来的本堂神父所举行的感恩祭。一座马槽充当祭台,一盏畜棚的灯笼代替了蜡烛,一捆捆的麦秆用做跪凳。然而,在至圣的感恩祭中,那种深深的虔诚,却是很少见的。“妈妈,现在我又尝到了喜乐!”加琳回到家里说道:“在大地莉的教堂,我无法再祈祷!”】

【“不。绝对不可以!”小女孩嚷道;“千万不要做神父,否则你必须永远藏起来。有一天,他们抓到你,会杀死你的!”“杀死我吧,我不怕死!”】


【“亲爱的弟兄们!”他讲话的口气,完全如同在秘密参与礼仪时所听到的:“我们的教会正受到天主的敌人的迫_害。很多神父已死去,有些被关在监狱,有些被充军到太平洋的岛上,被迫搬运石头而受虐待至死……厄古莉的本堂神父也被抓走了,没有人知道他的下落。现在,我们不再有神父了,不得不自己祈祷。孩子们应该热心参加,认真听道理,不要只想骑驴玩儿!”】


最后,我再次呼吁爱国会的主教神父们,像政_府宣过誓的,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主教神父!香港台湾海外面对大陆教会,你们站在那一边?梵蒂冈的决策者们,你们不要摇摆不定模棱两可了!你们和我们都要选择!这是生命和丧亡,真理与错谬,正义与邪恶,光明和黑暗,是与非,幸福和灾祸地选择!

选择天主的旨意吧!【我相信我是不会宣誓的!”——就这样,布隆神父也踏上了艰难、困苦的路程。】

【几时你没有撤回你的誓愿,我的丈夫、我的孩子们以及我本人,都不会再迈进教堂的大门。】

【我也同样不会承认任何一位不服从教宗的主教或副主教!】


爱国会的主教神父们,认可爱国会的梵蒂冈官员们读一读《爱的力量》吧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30 13: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点小事对我有何影响?

污蔑,毁谤都是小事!伤不到我半根毫毛!

爱国会主教神父们连中华殉道诸圣都能污蔑毁谤亵渎为劣迹斑斑罪行累累无恶不作呢?何况我这个真正的罪人?

应该为爱国会主教神父们,和他们培养出来的修公爵们感到难过,该可怜的是他们!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30 13: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怀阳 发表于 2015-7-30 11:54
你走在大街上都不认识迷糊,你何必如此确定这个传闻。我都说他不是,你为何不信我的话,你们现在属于对人 ...

因为闪电进局子,这和他是不是神职人员没有关系。何况,这也算不了什么。他又不是闪电成员,不必敏感。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3 收起 理由
张怀阳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14: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磨墨儿第三集 发表于 2015-7-29 10:56
以前觉得你做过监狱还算是个不讨厌的胖子,现在看起来,你还是挺缺德的,在国内肥皂剧里面你这样不经证实 ...

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况怀阳兄弟无心之失出于好意,已多次帮迷糊神父出面澄清。你又何必咄咄相逼,尤其最后两句国语,歹毒刻薄过甚。应该给人家道歉。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8 17: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实际上,忠贞信徒迷糊因参加东方闪电被捕,而非轮子,特此声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8 17: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除异教徒迷糊外,老夫敦请其他闲杂人等迴避、肃静,切勿刷屏,请自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8: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公爵 发表于 2015-7-28 17:23
实际上,忠贞信徒迷糊因参加东方闪电被捕,而非轮子,特此声明.

淮阳说是因为被闪电绑架,而你说他参加闪电   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8 18: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智商,注意智商小盆友!你如果被东闪”绑架”,警方将你这受害人解救后,了解完情况是否会让你自由?但怀阳说迷糊先生却需要金主教给保出来,你见过需要担保才能释放的受害人吗?另外,闪电能无缘无故绑架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还是听听迷糊先生的说法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9: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道歉没有诚意。
第二,文字轻浮,从不负文责!可谓不丈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9: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磨墨儿第三集 于 2015-7-28 19:30 编辑
修公爵 发表于 2015-7-28 18:57
智商,注意智商小盆友!你如果被东闪”绑架”,警方将你这受害人解救后,了解完情况是否会让你自由?但怀阳 ...

这个你得蹲下说话才理解,我是说你现在高高在上养尊处优对“地下”窘境和困苦缺乏了解和身受。因为迷糊神父拒绝加入爱狗会(不在爱狗会登记)也就是说他实际上是个奸党所言--“非法”传教的人或者”神棍“(某些宗教局科的干事原话),恰好大人们在大力打击闪电,搂草打兔子纯属意外收获。顺便榨取点油水,此处老主教能利用身份担保出来我还是比较赞同欣赏此老的。

至于迷糊深入老巢,据淮阳说是绑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是去解救失足教友也说不定,我邻居大叔就曾经深入广西虎穴解救自己参加传销(或者说被传销绑架)的儿子,但是并不能说这个大叔就一定参加了传销。对不?

你这个道歉不但没有诚意和歉意反而使迷糊神父陷入另一种歹毒谣言,警惕啊修大哥,千年修行毁于一旦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9: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是秀秀的跟随者,难怪骂完了中国教会,就骂梵蒂冈的教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9: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dominus 发表于 2015-7-28 19:15
第一,道歉没有诚意。
第二,文字轻浮,从不负文责!可谓不丈夫。

dominus很滑头,在原则问题上,他与政府要求严格保持一致,例如爱国是天主教的一端教义,必须一丝不苟的坚持,但是在一些有争议的问题上,则是故意搅混水,利用教会法典说是说非,把教廷认定的人与事,弄得含糊不清,意在挑起中国教会内部的分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9:35: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公爵 发表于 2015-7-28 18:57
智商,注意智商小盆友!你如果被东闪”绑架”,警方将你这受害人解救后,了解完情况是否会让你自由?但怀阳 ...

沒有真凭实据还是想当然的意测,看来你不至人於死地不罢休。退一万步说:就算参加又咋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有谁沒犯过错!
本论坛都知迷糊是神父,而你却把他贴上异教徒的标签。呵呵,你是神人一个。
我昨天说过喜欢看你严谨的文章,现看看跟插科打诨的网友没区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19: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刘幼民 发表于 2015-7-28 19:28
迷糊,是秀秀的跟随者,难怪骂完了中国教会,就骂梵蒂冈的教皇。

我们就算打得头破血流也还是亲兄弟,不像跟你客气是为了保持人类对异种的必要距离。人家修大哥在三楼说了不欢迎你这只苍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8 21: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磨墨儿第三集 发表于 2015-7-28 18:33
淮阳说是因为被闪电绑架,而你说他参加闪电   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他俩,我仨谁在说谎呢?

我得站在哪边呢?

继续播种莠子,散播谎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8 21: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先生,您是说您压根就没跟东方闪电有瓜葛,也没在闪电巢穴被警察抓过,是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09:38: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修公爵 发表于 2015-7-28 18:57
智商,注意智商小盆友!你如果被东闪”绑架”,警方将你这受害人解救后,了解完情况是否会让你自由?但怀阳 ...

你这个脑残,参加东方闪电还能保释么?

就你的奴才长上,自己都吓尿裤子了,还保释参加东方闪电的我?

你去问问金,让他给你托个梦,问问他是不是这么回事?

你去问问小裴也行!

当然前提是你的奴才长上和奸党主子不说谎才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10: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5-7-29 09:38
你这个脑残,参加东方闪电还能保释么?

就你的奴才长上,自己都吓尿裤子了,还保释参加东方闪电的我?

问:异教迷糊,你是否因参加东方闪电教,在闪电大本营被警方抓获?
迷糊你就直接回答:是或不是
就OK 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7-29 10: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迷糊 发表于 2015-7-29 09:38
你这个脑残,参加东方闪电还能保释么?

就你的奴才长上,自己都吓尿裤子了,还保释参加东方闪电的我?

你是想说你不是金主教保释出来,还是你没参加东方闪电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10:3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修公爵在私下聊天时候,是我说过迷糊被东方闪电绑架,是老主教找有关机构救他出来。我这是听说的,告诉我的人我也没法说是谁。他是受害者不是参加者。后来我亲耳听过迷糊对东方闪电派别的批判。大家会奇怪为啥我对修公爵说这事。因为修总想批臭迷糊,而我劝修,迷糊毕竟和教区里的主教神父都是多年的兄弟。

虽然修公爵也说听别的教友也说过,但是恐怕谁也拿不出证据来,因为都是听说的,根本就没谁见过他。就如同赵晓当过温总理秘书,越来越像真的,而实际上不是。除非修公爵能找到教区神父公开作证或者至少是几个当地他的教友来作证,才有说服力。谁要问我,我肯定说他不是,因为他真不是,他是天主教的人。

过去修公爵是对事不对人,这次修公爵属于听信传闻而已。不过这次对于迷糊的名誉造成伤害了,毕竟十个人里有一个人会信,还有三个人怀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10: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磨墨儿第三集 于 2015-7-29 10:59 编辑
张怀阳 发表于 2015-7-29 10:31
我和修公爵在私下聊天时候,是我说过迷糊被东方闪电绑架,是老主教找有关机构救他出来。我这是听说的,告诉 ...

以前觉得你做过监狱还算是个不讨厌的胖子,现在看起来,你还是挺缺德的,在国内肥皂剧里面你这样不经证实就嚼舌头跟子的老娘们儿活不过两集。
天龙八部里描写了一个专门挑拨是非的妄人--慕容博,整个悲剧就是由此而起,大多喜欢萧峰的人都对其恨之入骨。少林方丈玄慈老秃驴误听妄人之言带领中原群豪屠杀了一群手无寸铁的契丹人。老方丈最后恶有恶报,不但饱受夫妻(狗男女)分离之苦,老年失子更是日日折磨内心,最后终于在天下人面前身败名裂也给佛教山林带来抹不去的笑柄。


如果说修城铁既是玄慈方丈,那么你就是慕容博。要知道当年慕容博也是“无意间”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带头大哥的
在古代毁僧谤道都属于极大地道德缺陷,在尊道敬神的年代更有可能触犯法律。

上主,你若细查人的罪污,我主,有谁还能站立得住?倘若迷糊神父在上主面前控告你俩要追求血债,你俩可就坏菜了。我就不信你俩没有随地大小便过。请管好你们的嘴,不然自会有带红箍的大妈管你。

刚学了一句国学---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意思就是活该你娶不上媳妇儿。
修大哥么,以前还算对事不对人,这次可完全是先扣帽子再打乱棍,我对他的景仰不再如黄河泛滥而是如塔里木河日渐干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11: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怀阳 于 2015-7-29 11:25 编辑

如果只是我说的,我也没说他是东方闪电,而是说他被东方闪电绑架了。修公爵也说他几年前就有网友说过。我是好意,我只是劝他们而已。用老主教帮他,说明教区和他的关系很好,他们之间有感情,好让修放弃对迷糊的批斗。如果真的只是凭我一面之词就论断迷糊,那我一再声明迷糊不是轮子不是东方闪电,就应该以此为准,大家说他是的都该向他道歉。

小墨儿,我早就发现你背后骂我,只是我合计你也不是重要人物,也就不太放在心上。你挑拨我和他人关系不会得逞的。他俩都是我的朋友,他俩和解对我有利,我只会劝和绝不会挑事。修一批他,我和他无论公开和私下,我都为迷糊说话,甚至有时候我连我修哥也骂。我之所以偏,是因为迷糊是地下的,他相对更不安全。可我在有限的时候,也在迷糊面前强调修哥是好人,他的自由思想和他以前对我怎么帮助。如果这也算缺德,那什么是道德!

面对天主,我问心无愧。你那,小墨儿?
我说实话有点怕你,为啥?因为你不实名,你骂人,谁也找不到你,我也没那样大本事让公安机关查找你。包括你以前照片都是假的。以前看你写的东西,我觉得挺好,后来发现天涯论坛都有。

还有这件事就该到此打住,既然迷糊否认。而我也一再说迷糊不是东方闪电,加上以前说他是的网友根本也是听说也没有公开作证的,换句话说:目前没有证据,疑罪从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7-29 12:5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毁谤神长是啥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天主教学术论坛  

GMT+8, 2018-10-18 19: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